當初,有天鵝堡多好!
自投身社工界一直都在兒少保護的領域,為何現在涉足身障服務中學習,實在與愧疚、贖罪這四字有關…